你的位置:首页 > 个性签名 > 内容

一生飘零,不问光阴旧了谁?

作者:情感文章时间:2021-07-03 10:49:16浏览:

简介一生飘零,不问光阴旧了谁?

一目秋水,可知柔情许了谁?一池轻寒,欲诉相思付了谁?一梭幽蓝,轻叹春梦盈了谁?一枕清欢,争看明月照了谁?一盏珠泪,忍顾伤心碎了谁?一季繁花,遍寻回忆暖了谁?一世情缘,莫念轮回遇了谁?一生飘零,不问光阴旧了谁?

还是那样万般无奈,万般无措和万般零乱。寒凉是寒凉者的指尖花,相思是相思者的心头泪。月光是夜的晚礼服,美丽而又单薄,遮掩了寂寞之后就再难掩忧伤。早该预见,一切恩爱会,无常难得久。时光的弦上,总会在生命中的某处奏响一些弦外之音,微微的,浅浅的,似有似无的。是谁说:人生若只如初见?是谁说兄弟短句:当时只道是寻常?是谁说:江南好,江南可采莲。春水碧于天,画船听雨眠。是谁说:江南游,江南是酒乡。初夜月侵床,还乡须断肠。江南,这一幅幅画卷人生,一出出冷暖戏幕,是一场清欢一场梦,是一半春色一半秋。太多的诗句,太多的笔墨,教我如何一一吟诵。

春风渡口,马蹄声声;烟雨江南,梦萦千年。

千年之前,谁在吟唱着春花秋月何时了。千年之后,又是谁在暗问那往事知多少?春风十里,桃花盛开,在我没有看见的那些个夜里,那一季季花开花落,有多少欢乐趣,又有多少离人泪?一梦繁华尽,一曲花间醉,年年岁岁的迎来送往,红尘还是那片红尘,道场还是那个道场,流水匆匆,载不动许多愁;明月依旧,滴不尽相思泪。一出戏,你方唱罢我登场,叹一声,良辰美景奈何天。总不过多情总被无情恼,错过的是青春,辜负的是情深。在清浅的时光里相遇,同看一场姹紫嫣红,江南春尽,便是别离。我和你之间,必定有某种不可言说的机缘,我们的故事,只是一场意念的挣扎,温暖薄如蝉翼,回忆脆若蝶衣。那些曾经属于我们的,短短的琐碎光阴和细节,在越去越远的素年中清晰如水。别后的日子,我给每一个季节都涂上桃花的颜色,我知道,你要我笑靥如花。

假如,我是说假如,假如花瓣不曾飘零天涯,我能否读到你眼中的春天?假如明月不曾跌入水中,我能否穿越你掌上桑田?其实,相见不如怀念,或者怀念不如相忘。相忘于江湖,便可游走于从容。遇见一场,声势浩大的花事,遇见,百花深处的你。你含着笑牵我的手,带我走进你的心田,你说:人,远在天边,情,近在眼前。你用指尖轻轻划过我的眉梢,那被你抚摸过的日子,从此便沾染了爱的气息。于是,爱上一段,月白风清的时光。爱上,你的温柔。只是呵:刘郎已恨蓬山远,更隔蓬山一万重。

我把相思写在纸上,看相思流着泪晕染我的四季。春去秋来,纸鸢般的我,身上刻满你的名字。你是吹我飘零的风,辗转万水千山,你,依然是决定我最终着落的力量。那么多的决心和决定,被你轻轻一点,便分崩离析,原来摧枯拉朽的力量只是你绕指柔情。你连话都不说,只是远远的看着我,我明媚的心霎时泪飞顿作倾盆雨。今夜,饮一杯酒,听一曲琴。酒未醉,琴音凉,每一次弹拨,扯痛的都是我时时轻颤的心弦。思念的花事,每绽放一回,我的伤口便会殷红一次,犹如那双在刀尖上舞蹈的足,越停留,越疼痛,越疼痛,越美丽。

云想衣裳花想容,而我,只是念你。其它的,我什么都不想要。

以一颗流星的距离丈量天与地的距离,用所有的虔诚打一个许愿的结,才发现愿望中的你,离我还是那么远,那么远。一次幸福的机会,一生温柔的泪水,有时伪装的坚强更脆弱。因为眼睛永远不敢再看向你的方向,远方那么远,时间那么疼。相遇是幸福最初的机会,只是我们都未曾停下脚步,在目光交汇处与幸福擦肩而过。不是不想停留,而是不知该如何停留。是的心情美美哒的简短句子,幸福也曾离我们那么近。认真相约来世的人,其实谁都知道,只是今生的无望。而来世,更无望。

郑重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您的支持与理解。

最近更新